小组信息 私有

远景会员

在远景空间网站注册、未订阅周报的读者

  • 一周石油——价格飞流直下

    本周五沙特决定不参加周一和俄罗斯等的非OPEC会议这个新闻让原油价格飞流直下。因为这个会议是OPEC和非OPEC产油国为30日在维也纳举行的正式会议敲定减产或冻产细节的,而今这个28日的技术会议取消,就意味着产油国之间如何分担减产的额度没有谈下来,所以30日的冻产会议就基本没什么戏了。

    不过说没戏,以沙特这么老道的原油调控专家来看,等原油价格接近40美元的时候,保不齐他又同意减产了。至于实际是不是冻产,who care?一个协议一谈,嘴炮放放又是半年过去了。

    其实,最近的新闻笔者对冻产一直抱着不乐观的态度,石油公司分国有和国际,沙特阿美是国有的,一个指令下去,少就少了。但伊拉克的石油开采很多是由各大国际石油公司运营,人家国际石油公司全年的供货合同都签订了,难道减产的损失由伊拉克政府来赔偿?所以,具体的执行层面,还有很多讨价还价的余地。

    另外,本周哈萨克斯坦的塔什干油田宣布第一批石油和天然气在10月份正式投放市场了。11月的日产量已经超过7.5万/天;19日,委内瑞拉也声明和中国合作增产27.7万桶/天的产量。看着这些日渐恢复的原油产量,不知道沙特是什么想法?到底是要市场份额还是继续配额?

    本周原油价格大幅上涨后回落。美国WTI原油2017年1月期货合约周五(11月25日)收盘价45.95美元/桶,较前周下跌0.80%;英国布伦特原油2017年1月期货合约周五(11月25日)收盘价47.12美元/桶,较前周上涨0.49%。
    本周五Brent的1月合约和WTI的1月合约的价差为1.17美元/桶,合约价差较上周减少0.14美元。

    本周CFTC的数据因为感恩节推迟到28日公布,还是很好奇这次空头被割了多少。冻产的预期没有了,油价现在基本回到了上周五的水平,按以往经验空头不割完油价是不会大跌的。让我们一起看看下周的持仓数据。

    供应端:

    美国第3大石油服务公司贝克休斯公司(BHI)在公司网站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本周美国钻机总数增加5台。截止到11月23日,美国石油和天然气钻机总数为593部,比去年同期减少了151部。其中石油钻机本周增加3台,为474部,比去年同期减少了81部。而天然气钻机增加2部,至118部,比去年同期减少了71部。
    加拿大石油和天然气钻机较上周减少10台,为174部,比去年同期减少了10部。其中,石油钻机减少6部至94部,比去年同期增加13部。天然气钻机减少6部,为78部,比去年同期减少25部。其他类钻机增加2台。
    本周统计的4周平均美国原油产量比上周数据增加4.6万桶每天,截止11月18日的4周平均产量为864.6万桶/天。而上周数据为860.0万桶/天(见《井底望天财经周报》 “每周能源数据”之”原油产量和进口数据“)。
    需求端:

    美国的炼油市场原油加工量四周平均比上周增加21.1万桶/天。2016年11月18日这周的4周平均开工率为88.1%,加工量为1594.7万桶/天;而上周为1573.6万桶/天。(见《井底望天财经周报》“每周能源数据”之”炼油厂数据“)

    库存端:

    与上周相比,美国商业原油库存量(除去战略石油储备)减少了130万桶。美国原油库存量为4.890亿桶,依然处于历年同期以来的最高水平。上周,车用汽油总的库存量增加了230万桶,仍远高于平均范围的上限。成品汽油库存量下降,而汽油调和组分的库存量增加。馏份燃料油库存量增加了30万桶,但是库存量高于今年平均范围的上限。丙烷/丙烯库存量增加了180万桶,接近平均范围的上限。商业石油总库存量减少了10万桶。

    上周,美国日均进口的原油量超过760万桶,比上周减少增加了84.5万桶/天。近四周,原油日均进口量约为810万桶,比去年同期上升13.3%。上周,汽车汽油(包括商品汽油和汽油调和组分)进口总量为日均85.5万桶,馏份燃料进口量为日均13.6万桶(详见《井底望天财经周报》“每周能源数据”之”原油库存和供应“篇)。

    有兴趣的读者,请关注微信公众号《井底望天财经周报》。本周《井底望天财经周报》商业版的《每周能源摘译》的译文1篇,为《更严格的航海燃料含硫量限制会改变炼油厂和航运商业的运作》,主要介绍了将在2020年执行的国际海洋燃料含硫新规,对各方面所可能产生的影响。

    发布在 远景空间网站精选
  • 嘴炮继续忽悠,等待猪被养肥

    本周OPEC围绕着伊拉克和伊朗的问题一直进行着内部协商,期间各方放放风,打打嘴炮,一如既往的调(忽)控(悠)着市场的预期。

    现在看看,油价应该还会在42~52的区间里面波动一阵,以前阿尔及利亚的石油部长放风说过,OPEC的目标价位就是50~55美元/桶,也没有指望太高。而到了40附近,又会有沙特来托盘。
    所以,区间内个人觉得看CFTC的持仓变化还是比较靠谱的。因为到目前为止,资产管理机构的的多头仓位一直十分稳定,而空头仓位则是割了一波又一波。

    市场动态:

    本周原油价格探底大幅回升。美国WTI原油2016年12月期货合约周五(11月18日)收盘价45.58美元/桶,较前周上涨5.71%;英国布伦特原油2017年1月期货合约周五(11月18日)收盘价46.89美元/桶,较前周上涨5.32%。
    本周五Brent的1月合约和WTI的12月合约的价差为1.31美元/桶,合约价差较上周减少0.09美元。

    2016-11-18 2016-11-11 涨跌%
    美元指数 101.31 99.05 2.28%
    WTI 12月合约(CLZ6) 45.58 43.12 5.71%
    Brent 1月合约(LCOF7) 46.89 44.52 5.32%
    Brent-WTI价差 1.31 1.40

    • WTI和Brent收盘价格采自文华财经软件。

    猪又养肥了,韭菜又出苗

    本周数据显示资产管理机构项下WTI原油的空单数量大幅增加,多单数量则小幅增加。截至10月15日当周,NYMEX资产管理机构的WTI期货多单量较上周增加15593手,增幅5.31%。而空单持仓增加22592手,大幅增加13.91%。如果对比上上周的,那么空单数量增加了1倍还要多!

    第一感觉就是猪又养肥了,韭菜又出苗了。

    考虑到下下周的11月30日OPEC限产协议日期,估计那时候OPEC包括俄罗斯会达成一个“所谓的”限产协议,那么,下周的油价估计会把这个预期包括进去。等真出来了协议,大家看看原来都是最高产量下面的“假限产协议”,估计油价又要回落了。而且讨论来讨论去,美国的页岩油一直没有吭声。

    供应端:

    美国第3大石油服务公司贝克休斯公司(BHI)在公司网站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本周美国钻机总数增加20台。截止到11月18日,美国石油和天然气钻机总数为588部,比去年同期减少了169部。其中石油钻机本周增加19台,为471部,比去年同期减少了93部。而天然气钻机增加1部,至116部,比去年同期减少了77部。
    加拿大石油和天然气钻机较上周增加8台,为184部,比去年同期增加18部。其中,石油钻机增加11部至100部,比去年同期增加33部。天然气钻机减少3部,为84部,比去年同期减少15部。
    本周统计的4周平均美国原油产量比上周数据增加5.4万桶每天,截止11月11日的4周平均产量为860.0万桶/天。而上周数据为854.6万桶/天(见《井底望天财经周报》“每周能源数据”之”原油产量和进口数据“)。

    需求端:

    美国的炼油市场原油加工量四周平均比上周增加18.9万桶/天。2016年11月11日这周的4周平均开工率为86.8%,加工量为1573.6万桶/天;而上周为1554.7万桶/天。(见《井底望天财经周报》“每周能源数据”之”炼油厂数据“)

    库存端:

    与上周相比,美国商业原油库存量(除去战略石油储备)增加了530万桶。美国原油库存量为4.930亿桶,依然处于历年同期以来的最高水平。上周,车用汽油总的库存量增加了70万桶,仍远高于平均范围的上限。成品汽油库存量下降,而汽油调和组分的库存量增加。馏份燃料油库存量增加了30万桶,但是库存量高于今年平均范围的上限。丙烷/丙烯库存量增加了120万桶,接近平均范围的上限。商业石油总库存量增加了710万桶。

    上周,美国日均进口的原油量超过840万桶,比上周增加了98.1万桶/天。近四周,原油日均进口量约为800万桶,比去年同期上升12.6%。上周,汽车汽油(包括商品汽油和汽油调和组分)进口总量为日均82.1万桶,馏份燃料进口量为日均16.9万桶(详见《井底望天财经周报》“每周能源数据”之”原油库存和供应“篇)。

    本周《井底望天财经周报》商业版的《每周能源摘译》的译文位1篇,为《年底的炼油厂计划停产不会抑制燃料的运输》,主要依据EIA最近发布的报告,分析了炼油厂在2016年年底的例行维护对美国汽油、航空燃料和馏分燃料的供应的影响。有兴趣的读者可以一读。

    发布在 远景空间网站精选
  • 推荐参考——如何建立人脉

    《蜗居》里面有个经典桥段,老奸巨猾的宋思明让同样老奸巨猾的沈律师找人帮忙,沈律师有些犹豫,于是宋思明意味深长地对他说:关系这个东西,你就得常动。越动呢就越牵扯不清,越牵扯不清你就烂在锅里。要总是能分得清你我他,生分了。每一次,你都得花时间去摆平,要的就是经常欠。欠多了也就不愁了,他替你办一件是办,办十件还是办啊。等办到最后,他一见到你头就疼,那你就赢了,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宋思明是久经沙场的官商两道老手,自有一套自己的哲学。不过这套关于人脉价值的观点,其实是另一个政治老狐狸本杰明•富兰克林提过的。本杰明•富兰克林认为:“如果你想交一个朋友,那就请他帮你一个忙”。

    **你在一个人身上付出得越多,你就会对他变得越忠诚。而赢得一个大选支持者的好办法,就是让他为你做点什么。因此,“不吝于向人求助,才是所有政治游戏的最高境界。”不麻烦别人,哪来的人脉?“有价值的人脉是相互麻烦出来的”,**但这里面隐藏着几个东西:

    第一是你得知道什么是可以麻烦别人的。
    比如现在朋友圈的很多人都是工作办事时,加微信认识的,连面都不一定见过。对于互联网这种轻薄的载体,人脉之间的“麻烦”,最好是一些轻量级的东西。比如问询信息,做个调查问卷这种。而千万不要涉及那些重量的话题,比如项目谈判、金钱等不可能的,因为麻烦和人脉的价制度不匹配。

    第二,是你去麻烦别人的,要和对方愿意为你提供的相匹配。
    对方得有能力帮你这个忙,你也“值得”对方帮你这个忙。前者,要和对方的价值相匹配;后者要和你自身的价值相匹配。

    第三,在麻烦对方后,显示一点诚意,不要表现的像个揩油的。
    有次,朋友为我介绍了一个“投资关系”方面的专家。因为介绍人和对方很熟,所以告诉我,直接电话对方即可。但我恰好也搜到对方挂在“在行”平台上,当行家,而且费用并不贵。所以尽管对方没有要求,我还是在互加微信后,又通过在行约了她以表明一点点诚意。

    最后我们通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她也开诚布公地给了我很多行业洞见。从她而言,既是在帮朋友忙,也可以看做在提供行家服务,非常尽心尽力;对我而言,既是求别人,却也表现了恳切之心,受之无愧。
    在互联网时代“好人脉是互相麻烦出来的”其实会更加成立。因为庞大的网络,可以将原本不太熟悉、或根本不相干的人聚集在一起。大家诉求不同,对你的难题,正好是别人所需——看上去你是在“麻烦别人”,但有可能这样的麻烦,对方正好求之不得。

    一次听在Facebook工作过的前同事做分享,有句话印象特别深刻,她说:在社交网络中,大部分的价值诉求都是通过二级人际关系实现的。
    世界知名社会学家马克*格兰诺维特也写过一篇著名的《弱联系的力量》(The Strength ofWeak Ties),提出有三个网络人脉元素:
    第一是亲朋好友熟人之间的强连接;
    第二是是社会上更广泛、但并不深入的弱连接关系,例如朋友的朋友、半熟人、邻居、网络社区熟人;
    第三个则是各种强弱联系的汇聚地,即联络枢纽。

    而马克认为“能帮助人们在工作和事业上、在信息的扩散上起到决定作用,能够高效的传播的,其实是弱连接人脉”。我们如果把这个人脉模型,和之前提到的那些关键点相结合,会对“互相麻烦”的价值,有更深入的认识。
    1 成功人士,往往是拥有海量弱关系的人;而大众则“强关系”的互动很频繁——这个结论,是《超级人脉》这本书核心论点之一。
    亲朋好友之间的互相求助,是自古以来就有的。作为人情社会,熟人彼此间的求助自然更多。而通过“弱连接”彼此麻烦,则是倒退几十年、互联网没出现时很难想象的,那时人们的社交面都很狭窄,托人请人办事,都是“很不好意思的事情”。
    现在很多“相互麻烦”就发生在网络为承担的弱连接世界里。
    大公号主人求素材,在作者群里喊一声“征稿”就行了;我想找某某媒体的朋友,在朋友圈里发条寻人启事即可。
    这种举手之劳的互相麻烦,其实多多益善。它们能通过互相麻烦,将弱联系互动加强,同时为你制造更多的弱连接。

    2 当你不知道该找“麻烦”谁的时候,可以去找“连接枢纽”
    枢纽,就是那些人脉强者,他们由于自身性格或职业的关系,位于各种强关联、弱关联的交叉地带。有些事当你求助于枢纽时,就有了杠杆效应。
    比如我有个不错的新闻选题,想找某某媒体的联系人,当然可以通过朋友圈求助;但另一个方法,是我找到曾在南方报业集团做高管的朋友,请她为我推荐一些合适的媒体朋友,她一下子给我推荐了一堆传统媒体、自媒体联络人,事半功倍。
    再比如我认识一个特别“好张罗”的英国校友会会长,他原本只是一家大学校友会长,但因为学校地处苏格兰地区,他好张罗的个性,让他熟悉苏格兰区域各个大学中文校友群,后来又覆盖上了英格兰的中国人聚集的大学…
    想办校友活动时,有什么忙找他准没错,第一时间可以推荐来靠谱人选。而对他而言,这不仅是“在帮使馆朋友一个忙”,这分明是在向校友提供许多宝贵的机会呀!

    3 当彼此“麻烦”累积到一定程度后,你就有可能成为“拥有大能量”的枢纽。
    我的一个豆瓣友邻,因为从事出版业,开始经常为自己出的书约书评。因此认识了各路爱看书、爱写评的人;于是又有其他编辑求她帮忙找“能写评论”的人。后来两头人脉都多了,她索性通过QQ群建立了一个平台,她是群主,大家可以在平台上自由对接,互相“麻烦”。而当各大门户网站、新闻客户端,强调“内容为王”的时候,都不约而同地希望找些泛“读书圈”的人,自然也找到了她,她又拥有了大量互联网资源。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一个平凡的小编辑,如何从“麻烦”别人起步,成为了跨界互联网、出版、文化领域的枢纽。

    当彼此“麻烦”累积到一定程度后,你就有可能成为“拥有大能量”的枢纽。而掌握信息,帮助别人、求人帮助、或传递交换信息,则是成为枢纽人物的关键。在现实中,我们喜欢将人脉关系比喻成网络关系。其实更确切的形容,是把人脉关系想象成一幅夜空星象图。在暗夜里,星星不可计数。每个人都是发光的星,只不过有的光强、有的光弱。有些连接点,因为长期没有互动,光芒微弱了。有些则因为不断刺激,光芒更炽。人与人的互相麻烦,则是在用一种适当的方式,不断刺激那些点,让星星变得更亮。

    发布在 远景空间网站精选
  • 川普上台,开发化石能源,油价承压

    本周比较关键的事情是川普当选了美国总统。要知道川普的能源政策是支持传统化石燃料的,尤其是大力支持把加拿大原油送到墨西哥湾区的Keystone XL 管线(目前Keystone XL已经被奥巴马否决)。如果未来重新把Keystone XL的替代方案提出来,那么对于WTI原油的价格还是蛮有压力的。

    而且这周已经是连续第三周美国的 WTI(4周平均)原油产量上升,持续增长的钻机数量逐渐开始在WTI的原油产量上面体现了出来。WTI的原油价格也逐渐滑落。

    本周EIA发布的《短期能源展望》预计WTI在2016年的均价大约为43美元。考虑目前WTI目前原油价格,以及前期40美元的时候,沙特不遗余力的嘴炮干预,那么,下周要看注意沙特对原油价格又有什么新想法。

    那么,针对11月4日正式执行的巴黎气候协议,OPEC在8日发布了《国际原油展望》报告,报告预计如果气候协议目标全面得到实施以及新能源的应用能够得到更快的普及,全球对国际原油的需求量将在2029年达到最高水平1.009亿桶/天,并在此后持续下降。而今年的石油需求在9440万桶/天左右。

    对于油价,欧佩克报告预计油价(指的是OPEC一篮子原油均价,该价格通常低于国际基准布伦特原油的价格)中期内将上涨5美元/桶,到2020年,名义价格将达到60美元/桶。这一水平较2015年欧佩克所预测的80美元/桶低了20美元,对未来相对比较悲观。

    本周原油价格继续震荡小幅下跌。美国WTI原油2016年12月期货合约周五(11月11日)收盘价43.12美元/桶,较前周下跌2.29%;英国布伦特原油2017年1月期货合约周五(11月11日)收盘价44.52美元/桶,较前周下跌2.37%。
    本周五Brent的1月合约和WTI的12月合约的价差为1.40美元/桶,合约价差较上周减少0.07美元。

    2016-11-11 2016-11-04 涨跌%
    美元指数 99.05 96.93 2.19%
    WTI 12月合约(CLZ6) 43.12 44.13 -2.29%
    Brent 1月合约(LCOF7) 44.52 45.60 -2.37%
    Brent-WTI价差 1.40 1.47

    • WTI和Brent收盘价格采自文华财经软件。

    供应端:
    美国第3大石油服务公司贝克休斯公司(BHI)在公司网站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本周美国钻机总数增加12台。截止到11月11日,美国石油和天然气钻机总数为568部,比去年同期减少了199部。其中石油钻机本周增加2台,为452部,比去年同期减少了122部。而天然气钻机减少2部,至115部,比去年同期减少了78部。
    加拿大石油和天然气钻机较上周增加22台,为176部,比去年同期减少了0部。其中,石油钻机增加13部至89部,比去年同期增加21部。天然气钻机增加10部,为87部,比去年同期减少21部。
    本周统计的4周平均美国原油产量比上周数据增加6.1万桶每天,截止11月04日的4周平均产量为854.6万桶/天。而上周数据为848.5万桶/天(见《井底望天财经周报》“每周能源数据”之”原油产量和进口数据“)。

    需求端:
    美国的炼油市场原油加工量四周平均比上周增加6.6万桶/天。2016年11月4日这周的4周平均开工率为85.7%,加工量为1554.7万桶/天;而上周为1548.1万桶/天。(见《井底望天财经周报》“每周能源数据”之”炼油厂数据“)

    库存端:
    与上周相比,美国商业原油库存量(除去战略石油储备)增加了240万桶。美国原油库存量为4.850亿桶,依然处于历年同期以来的最高水平。上周,车用汽油总的库存量减少了280万桶,仍远高于平均范围的上限。成品汽油和汽油调和组分的库存量下降。馏份燃料油库存量减少了190万桶,但是库存量高于今年平均范围的上限。丙烷/丙烯库存量减少增加了130万桶,但是高于平均范围的上限。商业石油总库存量减少了700万桶。

    上周,美国日均进口的原油量超过740万桶,比上周下降了160万桶/天。近四周,原油日均进口量约为760万桶,比去年同期上升5.3%。上周,汽车汽油(包括商品汽油和汽油调和组分)进口总量为日均50万桶,馏份燃料进口量为日均10.7万桶(详见《井底望天财经周报》“每周能源数据”之”原油库存和供应“篇)。

    本周《井底望天财经周报》商业版的《每周能源摘译》的译文有2篇,其一为《EIA预测2017年Brent原油价格为51美元》,主要是简单介绍美国EIA《短期能源展望》对WTI和Brent 油价的预期。另一篇文章为《石油在美国的演变》,简单介绍了美国石油生产和消费的演变情况。有兴趣的读者可以一读。

    发布在 远景空间网站精选
  • OPEC嘴炮隆隆,油井仍开足马力

    OPEC减产的嘴炮依然轰隆隆的余音绕梁,但是说一套做一套终究还是要出来见人的。随着OPEC的10月原油产量调查数据发布,大家发现10月份OEPC原油产量较9月份又增加13万桶/日,至3382万桶/日,创了产量的纪录新高!!

    而非OPEC的美国库存数据也不是省油的灯,截至10月28日当周,美国原油库存增加1442万桶,为EIA开始统计库存数据的34年来最大增幅,而市场预估为增加101.3万桶,大出所料!

    俄罗斯呢,尽管普大帝说配合减产,但是10月原油产量较9月也增加0.1%至1120万桶/日,连续两个月刷新后苏联时期纪录高位。

    所以大家都是说归说,做归做。

    另外,本周其实有一个比较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就是《巴黎协定》从11月4日开始正式执行了。它的生效填补了《京都议定书》第一承诺期2012年到期后一直存在的空白,使得国际上又有了一个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气候协议。那么作为碳排放的化石燃料之一石油,可想而知其未来的前景。

    本周原油价格单边大幅下跌。美国WTI原油2016年12月期货合约周五(11月4日)收盘价44.13美元/桶,较前周下跌9.31%;英国布伦特原油2017年1月期货合约周五(11月4日)收盘价45.60美元/桶,较前周下跌9.83%。
    本周五Brent的12月合约和WTI的12月合约的价差为1.47美元/桶,合约价差较上周减少0.44美元。

    回到CFTC的数据,本周数据显示资产管理机构项下WTI原油的空单数量增幅较大,多单数量继续小幅回落。截至11月1日当周,NYMEX资产管理机构的WTI期货多单量较上周减少20754手,降幅6.67%。而空单持仓增加12462手,增幅18.76%。空头持仓数量尽管相对数量增幅较大,但是绝对数量依然维持在底部区域。

    所以,这波大幅下跌可以认为是多头平仓所致,空头看来是前面被收割得怕了,表现很谨慎。

    回到供需端数据。

    供应端:
    美国第3大石油服务公司贝克休斯公司(BHI)在公司网站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本周美国钻机总数增加12台。截止到11月4日,美国石油和天然气钻机总数为569部,比去年同期减少了202部。其中石油钻机本周增加9台,为450部,比去年同期减少了122部。而天然气钻机增加3部,至117部,比去年同期减少了82部。

    加拿大石油和天然气钻机较上周增加1台,为154部,比去年同期减少了31部。其中,石油钻机增加3部至76部,比去年同期减少3部。天然气钻机减少2部,为77部,比去年同期减少29部。

    本周统计的4周平均美国原油产量比上周数据增加1.4万桶每天,截止10月28日的4周平均产量为848.5万桶/天。而上周数据为847.1万桶/天(见“每周能源数据”之”原油产量和进口数据“)。

    需求端:
    美国的炼油市场原油加工量四周平均比上周减少14.6万桶/天。2016年10月28日这周的4周平均开工率为85.3%,加工量为1548.1万桶/天;而上周为1562.7万桶/天。(见《井底望天财经周报》“每周能源数据”之”炼油厂数据“)

    库存端:
    与上周相比,美国商业原油库存量(除去战略石油储备)增加了1440万桶。美国原油库存量为4.826亿桶,依然处于历年同期以来的最高水平。上周,车用汽油总的库存量减少了220万桶,仍远高于平均范围的上限。成品汽油和汽油调和组分的库存量下降。馏份燃料油库存量减少了180万桶,但是库存量高于今年平均范围的上限。丙烷/丙烯库存量增加了30万桶,但是高于平均范围的上限。商业石油总库存量增加了900万桶。

    上周,美国日均进口的原油量超过900万桶,比上周增加了200万桶/天。近四周,原油日均进口量约为770万桶,比去年同期上升7%。上周,汽车汽油(包括商品汽油和汽油调和组分)进口总量为日均45.8万桶,馏份燃料进口量为日均6万桶(详见《井底望天财经周报》“每周能源数据”之”原油库存和供应“篇)。

    本周《井底望天财经周报》商业版的《每周能源摘译》的译文有2篇,其一为《美国的能源生产、消费自1908以来发生了显著的变》,主要是简单介绍美国的能源消费情况,让大家对加入《巴黎协定》的美国的情况有一个大致的了解。另一篇文章为《水平钻探油井位于最高产油井之列》,简单介绍水平钻探油井的一些情况,这也从侧面反映了美国技术的发展情况。有兴趣的读者可以一读。

    发布在 远景空间网站精选
  • 闲话区块链 | 数字密码货币

    区块链的技术缘于多年的技术发展和积累,既不是瞬间被谁发明的,也不是某一项技术突破就可以实现的。比特币是区块链技术应用的第一个成功实践,相关技术互相配合实现了闭环,开创了区块链技术应用的新时代。

    从2009年初到现在,历时将近8年的实践,在技术使用上,比特币的应用仍然基本完好,未出现大的问题,当然这里是从区块链技术的角度来说的。区块链的商业应用价值还远未发挥,甚至还未起步。对比特币而言,是否能在未来产生重量级的杀手级商业应用,都仍在探索中。至于比特币本身的货币价值,只能算是区块链技术最粗浅的商业应用,而由此引发的所谓威胁法币的说法,基本就是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本身并无意义。

    2016年2月,央行行长周小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畅谈了数字货币的未来。周小川表示,作为上一代的货币,纸币技术含量低,从安全、成本等角度来看,被新技术、新产品取代是大势所趋。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目的主要是替代实物现金,降低传统纸币发行、流通的成本,提高便利性。央行将运用包括密码算法在内的多种信息技术手段,来保障数字货币的不可伪造性。周小川的讲话还传递出一个明确的信号:推进数字货币没有时间表。

    所以,以区块链技术为基础(未来也可能包括其它新技术)发行法币数字密码货币,基本是大势所趋。至于怎么发行,发出来是什么样,现在没人知道,也无从预测。但从探索数字密码法币的角度来讲,比特币和区块链技术都做了有益的探索。

    当然这里需要强调的是,把区块链技术理解成单纯的电子货币技术是过于狭隘了,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场景极为广泛,甚至会涉及方方面面,未来会深刻地改变我们的生活。

    在比特币之前,有过大量的数字密码货币的试验,但是并未在技术上取得成功,因为有各种各样的技术缺陷。

    电子货币,数字代币和数字密码货币的区别

    说起数字密码货币,最容易的混淆就是认为要取代法币啥的,这种杞人忧天其实很有市场。这方面的话题接下来还会深度来谈。

    第二个容易混淆的地方,就是把电子银行、信用卡等等非纸币的法币形式理解成数字密码货币。当然电子银行、信用卡这些法币的电子货币形式确实是数字化的,也确实需要密码,但他们的本身仍然是法币,使用的仍然是法币系统,只是法币的一种非纸币记账形式,和本文说的数字密码货币不是一码事。

    第三个容易混淆的地方,就是类似腾讯QQ币这种。QQ币只是一种代币,类似赌场和游戏厅的筹码代币,应用上只是局限在某个特定场景,而且技术上也不具备应用到其它场合的可能性。

    以区块链技术为基础的数字密码货币,是可以广泛应用的,就好像比特币那样,谁都可以去交易。但比特币存在的最核心关键点在于,你怎么知道你要买的这个比特币是真的?你怎么保证你可以把这个比特币花出去从而买到你希望买入的东西?

    数字加密货币的核心问题就是“双花”问题——非常好理解,就像我们始终有能力将一个邮件附件保存任意多次那样,谁来保证你这个电子货币的唯一性?所以很明显,在交易中一个可以信赖的第三方是必要的(不管是银行,还是像支付宝、腾讯这样的大企业),这些第三方将会保留交易总账从而保证每一笔数字现金都只会被花掉一次——这就是前面提到的电子法币和QQ币存在的基础。

    如果没有像银行、支付宝、腾讯这样可以信赖的第三方,数字加密货币如何来建立自己的唯一性、不可复制性的呢?有怎么样的技术,可以在不依赖第三方背书的情况下,确保公开透明、不会灭失、不可篡改的交易总账呢?

    也就是说,比特币是如何在不依赖可信赖第三方的情况下,实现交易的呢?

    (未完待续)

    发布在 远景空间网站精选
  • 每周石油(10月30日)| OPEC扯皮,页岩油待发

    关注1:
    原油新闻方面,本周市场因为大家对OPEC减产的原油生产配额分配协议是否能够顺利达成并不乐观,所以价格是一路下滑。OPEC内部的主要问题是伊拉克和伊朗。伊拉克强调需要依靠原油收入来打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IS)而不能削减产量。而伊朗则僵持于产量认定是使用OPEC的独立产量数据,还是自己的提供的原油产量数据作为减产的依据。

    关注2:
    而美国页岩油方面,美国能源信息署(EIA)从9月开始提供已钻探但未完井的油井数据。
    我们知道油井钻探完成,就可以交付生产,提供原油产出。但是因为原油价格不理想,美国很多的页岩油气井都是钻探完成后,封井而不是完井,并不提供油气产出。而现在原油价格在50美元的时候,这些页岩油井开始逐步完井,提供原油产出了。最新10月数据,9月份7个大页岩区域内预计已钻探未完井的数量为5069口,预期可能增加每日25万桶的产量。

    关注3:
    还有一个大家要注意的就是墨西哥湾的深海油井项目在2016和2017年逐步投入生产,EIA的预测是2016年平均产量179万桶/天,而到2017年则为191万桶/天,平均增量为12万桶/天。所以,单单美国的可能的原油增量,是会部分占据OPEC减产的市场的。

    每周数据:
    本周原油价格单边下跌。美国WTI原油2016年12月期货合约周五(10月28日)收盘价48.66美元/桶,较前周下跌4.59%;英国布伦特原油2016年12月期货合约周五(10月28日)收盘价49.60美元/桶,较前周下跌4.47%。
    本周五Brent的12月合约和WTI的12月合约的价差为0.94美元/桶,合约价差较上周增加0.02美元。

    供应端:
    美国第3大石油服务公司贝克休斯公司(BHI)在公司网站公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本周美国钻机总数增加4台。截止到10月28日,美国石油和天然气钻机总数为557部,比去年同期减少了218部。其中石油钻机本周减少2部,为441部,比去年同期减少了137部。而天然气钻机增加6部,至114部,比去年同期减少了83部。
    加拿大石油和天然气钻机较上周增加10部,为153部,比去年同期减少了38部。其中,石油钻机增加4部至73部,比去年同期减少11部。天然气钻机增加5部,为79部,比去年同期减少28部。
    本周统计的4周平均美国原油产量比上周数据增加0.1万桶每天,截止10月21日的4周平均产量为847.1万桶/天。而上周数据为847.0万桶/天(见井底望天财经周报“每周能源数据”之”原油产量和进口数据“)。

    需求端:
    美国的炼油市场原油加工量四周平均比上周减少19.5万桶/天。2016年10月21日这周的4周平均开工率为86.1%,加工量为1562.7万桶/天;而上周为1582.2万桶/天。(见井底望天财经周报“每周能源数据”之”炼油厂数据“)

    库存端:
    与上周相比,美国商业原油库存量(除去战略石油储备)减少了60万桶。美国原油库存量为4.682亿桶,依然处于历年同期以来的最高水平。上周,车用汽油总的库存量减少了200万桶,仍远高于平均范围的上限。成品汽油和汽油调和组分的库存量下降。馏份燃料油库存量减少了340万桶,但是库存量高于今年平均范围的上限。丙烷/丙烯库存量下降了210万桶,但是高于平均范围的上限。商业石油总库存量减少了870万桶。
    上周,美国日均进口的原油量超过700万桶,比上周增加了10.9万桶/天。近四周,原油日均进口量约为740万桶,比去年同期上升2.1%。上周,汽车汽油(包括商品汽油和汽油调和组分)进口总量为日均83.4万桶,馏份燃料进口量为日均7.4万桶(详见井底望天财经周报“每周能源数据”之”原油库存和供应“篇)。

    本周井底望天财经周报商业版的《每周能源摘译》的译文有2篇,其一为《生产商和销售商持有的美国原油期货期货空单量达到9年高点》,文章对CFTC数据的趋势变化进行了解读。另一篇文章为《油轮运费下行让长途原油和石油制品交易活跃》,文章通过不同市场间运费的变化,解释了原油和石油制品交易的变化。有兴趣的读者可以一读。

    发布在 远景空间网站精选
  • 闲话八:高不成低不就,再来一个中间空

    (编者注:本文发表于2010-10-17 02:51:18)

    谈到为啥美国劳工基层工资收入在降低之前,先谈一件俺说过的往事。在大萧条时代,小罗斯福干过一件事情,就是发布缴金令,把全美国的金条、金票等等,按照当时规定的价格收缴了上来;然后立即把金价提高,变相把美元贬值了差不多50%。那时候这些金子都是从有钱人那里收上来的,虽然有些人把罗斯福恨得牙痒痒的,但是大部分富人都采取了合作的姿态。

    和今天比较起来,当奥巴马想把大投资基金的老板们的收入税收,从不合理的20%的长期资本收入一栏,提高到工资收入(就是和大部分美国工薪阶层一样的税率),人家这些有钱人,就把奥巴马骂成入侵波兰的希特勒(杀犹太人之前奏)了。

    在谈到美国工薪阶层收入实际降低,就必须明白,这个降低是跟美国中端技术职位流失有关。在技术职位流失的原因的争论中,当然全球化是一个很大的因素。在全球化的过程中,包括中国等劳动力资源丰富的国家加入到了世界产业分工体系中来,又由于运输、信息和交通技术,在电脑和互联网兴起之后,导致产业分工整合,而令大部分制造业走到了亚洲。在这个全球竞争格局中,美国劳工确实因为各种原因,而在竞争中失利,而出现美国产业空心化,大部分职业机会外流的情况。

    也是在这个背景下,以美国制造业工会,比如说钢铁业工会为主导,坚持针对中国的人民币汇率政策,而倡导贸易保护主义,企图扭转美国中端技术职位流失的情况。

    但是全球化毕竟还是近10来年才开始盛行起来,其实在1980年代,美国就出现了工作岗位不足的问题。这个问题,其实是和科技进步有关系。实际上,就是随着科技提高,生产线的自动化,仓库管理的集成化等等,都导致对技术人员的需求大大降低。

    大家想一下,以前电话交换机是需要接听员的。你每打一个电话,就有一个接线员帮你转接。后来电话自动交换机出现了,几十万个接线员的工作机会就没有了。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也出现了美国科技和产业向高端提升的情况。这就要求美国被技术进步淘汰的中端技术人才,必须进行再教育,而转移到高端技术工作上去。

    而这一点是美国非常失败的地方。那就是因为美国基础教育中,对数理化的不重视,大部分小学和中学教育水平太差,造成美国自己教育系统和再教育系统里面,无法提供大规模的高科技人才。如果看一下两大高科技行业,一个就是信息产业,在美国的硅谷,走在路上的电脑工程师,大部分是来自印度和中国。另一个就是生物化学产业,也主要由中国人担纲。

    虽然可以说美国在吸收海外人才上面,有其独到之处,但是这样大量的靠网络外面的高科技人才,同时把自己国家的中端技术人才,给赶到了一边,而不是靠提高这些人的技术水平,来满足产业升级的要求,必然在社会中形成仇恨移民的本土保护主义情绪。把这个和德国经历过的产业升级换代,就可以看出美国的失败之处。

    所以美国工薪阶层的情形,就是高科技的劳工需要从外面输入,低端的劳工职位,比如说农场里面去收割农作物,收集草莓等等,美国人又养懒了,没有人愿意去干。甚至很多小企业里面的蓝领工作,也找不到美国人干。因为美国和加拿大、墨西哥签订了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结果政府补贴的美国大农场,狭持转基因等等技术的威势,就在墨西哥人主要的食物玉米上,把墨西哥的很多小农经济给打垮了。而这些失去了农业维生的农民们,要么就转种一些毒品,或者帮墨西哥毒贩打工,或者就一窝蜂拥入美国。这些来自墨西哥的非法移民就占据了美国的大部分农场劳工、建筑业下工、餐饮业帮工,以及超级市场的低端工作机会。

    因此在美国高端和低端两个职业市场,算是被合法和非法的外国移民给占得差不多,而中端的工作机会渐渐消失,大部分美国人在没有多少技术含量的服务行业谋生。唯一还有比较好的工作机会,除了每天搏命的专职销售行业,就剩下了可以赚大钱的金融和相关行业、法律相关行业、医药和医疗相关行业。

    当然有句话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你这些抬高的金融中介费用(虽然美联储在拼命降息,但金融中介吃的部分,仍然颇为可观)、社会医疗费用(昂贵的药价和诊金)、法律诉讼费用(狮子开大口的官司)等等,都全部压在了企业的身上。这样高昂的运管成本,美国大企业不往外国跑,那才怪了。现在估计下一个趋势,是美国的中小企业,都会向外跑。

    因为人家一个中小企业,大概也没有想要开发什么国际市场,要把公司做大等等。看到美国企业的运营环境这么差,不排除一些公司彻底放弃美国市场,带着资金和技术,跑到中国,去中国谋生算了。

    其实如果美国人团结一致,给企业创造一个宽松的经营环境。政府税收减低一些,金融、法律、医疗三座大山抽血抽得少一些,然后企业高管们花红再分得小一些,大家都不会对生活影响太大,毕竟每年你不赚几百万,你会死啊。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劳工阶层也把工资降低一些,那么还是可以和其他经济体,比如说德国和日本竞争一下的。毕竟德国和日本的医疗和法律费用低于美国,美国一个CEO的工资可以养3个德国CEO,5个日本CEO,也不见得你美国的公司,就比人家好到哪里去,是不是?

    不过美国的问题是,还是先想走到外面打仗,抢人家钱的方法。现在就是看美国可不可以在中国、欧洲和日本身上,通过狂印美元(大概今年是要印1.5万亿出来)来抢钱。如果这个做不到的话,在美国和全球推高通胀,抢劫包括美国自己在内的全世界屁民,就是下一个选择了。

    在这种大背景下,黄巾军队伍的扩大,就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

    发布在 《大国游戏》和博客精选

与 远景空间 的连接断开,我们正在尝试重连,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