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E: 大国游戏卷二 | 花开花落

    一零零

    但欧洲的银行也在1990年代,在华尔街的大肆鼓吹下,开始美国化,只不过步伐相对小,而且炒卖不合乎德国人的性格,估计在这次美国金融危机后,应当对此有所警惕,而且德国是一直提倡要加强对冲基金管理的国家。

    日本在其经济发展的高潮期,也对股票市场不太着重,只是到了1980年代,开始受日本的国际接轨派的影响,开始号称要“直接化”和“国际化”,于是创造出一大堆世界最大的金融集团,开始在世界上横行一时。其结果就是在1990年,像今天美国一样,弄了个房市和股市的大爆炸,从此陷入经济停滞。这之后日本的股票占国民经济的比重一路下降,而储蓄积累的资金,主要是以到海外市场投资和食利的方式,参加美国这一轮的金融大赌博,虽然最后可能烂手烂脚,但对其经济的打击似乎还是要因为美国经济的衰退。

    中国要做的是,不要让中国的国际接轨派,将中国引向日本所犯的错误,将中国的股票市场,保持在一个适当的水平,还是要利用银行储蓄的方式,去支持和服务实体经济的发展。而中国的中投和汇金,也不应该将自己变成一种单纯逐利的对冲基金,而应该服务于中国经济对外活动的需要,比如说成为一个境外和离岸的金融平台,在中国内需市场开始形成,人民币在国际金融的地位逐渐上升,而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可能面临崩溃的情况下,开始用人民币作为国家贸易的结算货币。

    正如笔者在大国游戏里的预言一样,美国和西方的经济会在这一次金融危机中,遭受重创,而带来其经济长期的衰退。如果中国能够在经济上摆脱自己国内的国际转轨派的骚扰,推进经济成功转型,发展出替代性的新能源,以内需为主代替出口加工为主,在新经济中,提高工人工资收入,创造出自己的国际品牌,增加产品的附加价值,改善收入分配的不平均现象,促进环境保护,为人民提供干净的空气和食水,强力整顿食品加工业,把中国的经济发展速度控制在9%-11%的幅度内,那么中国在这接下来的10年里,发展就会非常的顺利。

    在如何支持中国自己有希望的新型企业上,中国政府必须有敏锐的目光。最近世界最出色的长期投资家巴菲特,对王传福的比迪亚的大手笔投资,其实中国政府早就该做。如果中国可以产生出几十个这样有希望的未来大企业,中国经济在世界的影响力,就远非今日可比。着重实业,科技创新和发明,而不是发展那些花里胡哨的金融行业,是中国必须做的选择。

    看到了美国国会在救市法案上的博弈,和华尔街股市的大幅震荡,不由想到了唐代诗人李商隐的那句“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千古绝句。估计所有的观察家们,都预测到了大美利坚帝国的日落,只不过没有想到“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竟然落得这么快,而那静悄悄的微山湖畔,有几个过去的农民的儿子,在太空里漫步了。

    发布在 《大国游戏》和博客精选
  • RE: 大国游戏卷二 | 花开花落

    九十九

    本来货币自由兑换的原意,是在国家之间的贸易交换中,通过自由兑换,来调节双方的贸易进出口水平,最终达到一个动态平衡。理论上听起来似乎很清楚,但在实际上却不是那么回事。因为第一个问题是贸易并非是唯一主导货币交换的因素,投资在现实条件下,已经比贸易在货币交换总额中的比重要大,因此对货币的自由兑换形成了非贸易因素。在这种情况下,当人们因为贸易进出口的顺差和逆差,来判别是否贸易兑换是在一个合理的水平,就不是太现实。

    在投资的层面上,你有长期的实业方面的投资,也有中期的房地产方面的投资,更有短期的股票市场上的投资。当外来投资的期限越短,流动能力越大,对兑换汇率的影响越大,而这种影响并不体现以货物为主的贸易的真实水平,反而对真正的贸易造成极大的冲击。而更大的影响就是国际货币中的食利交易,即从一个利率低的货币,比如说日本借钱,付低利率,然后转换到一个利率高的货币,比如说澳洲元,收高利率,获取中间的利率差额。这种将货币本身当作商品追逐的行为,也进一步将汇率畸形化。

    在电脑和互联网流行的今天,私人炒汇市场增长很快,人手一个电脑,就可以去影响你外汇市场。以区区的1千万,就可以造成你20亿的货币交易量,几乎超过许多国家的一个月的贸易水平。当这些投机资金将自由兑换的比率从一个高点到一个低点的反复折腾,对贸易成本造成过大的损耗(比如贸易公司要靠在汇市里对冲来抵消风险),你中央银行还不是得乖乖的出来干预。既然最后都要干预,而不可能任由货币自由兑换,那么干嘛不一开始就划定一个笼子,让货币在里面兑换,反而要减少贸易中的不必要成本。

    从这点就看出来,并不是所有的国际标准,需要你去接轨。而当西方各国开始吸取这次金融风暴的教训,对卖空限制,向中国接轨,形成了一个新的国际标准,中国的国际接轨派们,不是一样大声嚷嚷,要国务院通过允许卖空,而拒绝和国际新标准接轨?

    从股票市场的发展来看,从一开始英国和美国的股市就比较活跃,在直接融资上面起的作用很大,但就每几年就来一次危机将股市清理,让很多股民血本无归。这个循环一直到了1929年的大萧条,就将股市彻底清盘,从此美国的股市一直比较安静和规矩,直到1980-90年代又开始乱来。

    而德国则走了条不同的路,在19世纪看穿了英国,美国和其他一些欧洲的银行,对服务实业经济发展的信贷不感冒,却忙于胡作非为的有价证券的赌博和投机,害人又害己(当时还没有国家干预来帮他们收拾残局),于是通过一些法案,禁止银行参与投机活动。德国的发展道路基本上影响了其他一些欧洲国家。所以德国的股票市场在国民经济中相对的比重要比美国和英国小得多。

    发布在 《大国游戏》和博客精选
  • RE: 大国游戏卷二 | 花开花落

    九十八

    那么中国的金融改革,当然不应该走这些国际接轨派所规划的利润私有化,损失公有化的道路,可是应该如何建立起一个成熟而健康的资本市场呢?

    头一条,就是中央银行绝对不能独立。中央银行必须服从于国务院的领导,作为国务院的助手,对经济进行宏观调控。在调控的着重点上应该平衡考虑控制通货膨胀和经济发展速度,利用利率,银行准备金和国债三种方式,调节货币发行量。中国的中央银行不能走美国的道路,由私人的金融大亨和大银行控制,而必须在给国务院的决策里,和其他部门如财政部,商业部等等,提供同等的咨询。

    第二条,就是建立以国有银行为基础和骨干的商业储蓄银行体系,使中国的金融业还是以服务于工业和商业的发展为主要业务。虽然这些银行需要考虑其经营的利润,但必须规定其贷款于证券行和房地产商的金额必须在一个规定的额度。比如说以香港的银行业的经验就是,股市和楼市跌掉了50-60%,银行还是可以生存,不需要政府注资挽救。保证了这一条,中国政府就不会被人劫持为人质。

    第三条,严格监管投资银行,暂时禁止对冲基金和私人基金。可以鼓励以发展实质经济为主要考量的行业基金和新技术创新基金。中国需要的是巴菲特而不是索罗斯,不能让经济里产生出一种可以妙手空空,就可以瞬息间腰缠万贯的寄生行业,从而导致民族最聪明的头脑不是去发展实业,而是去投机取巧,那么这个民族就完了,不会有太大出息。

    第四条,严格规定证券行对杠杆的水平,但应该撤销对卖空的授权。中国的股票市场还是一个初生儿,需要的是建立一个成熟市场的时间,和养成投资的长远性及稳定性。避免胡乱引进西方的股票玩法,以破坏这个市场的发展。

    第五条,在金融衍生产品上,要严格控制,可以建立大宗商品的期货市场,但不要建立以炒卖为主的指数期货市场。总之原则是,期货市场必须与实体物质挂钩,不要变成任何空泛的概念都拿出来炒。但是中国的商品期货市场不宜和国际市场接轨,因为在中国无力影响的市场上,与国际接轨就是向掌控定价权的大炒家送钱。

    第六条,在金融虚拟经济和实质经济的比例如何掌控上,必须对西方各国发展的经验进行细致的研究。笔者的建议是应该向德国学习,而不要向美国和英国学习。中国的前途还是要建立在实际的经济发展上面,而不能变成靠忽悠过日子的国家,不然的话,亡国可是快得很了!

    第七条,拒绝用完全不能自圆其说的自由兑换货币政策,坚持和完善目前的一篮子货币,规定上下界限的浮动管理政策。大部分坚持鼓吹自由货币兑换理论的人,根本不了解货币兑换的环境,就开始胡言乱语,将古典经济理论的供需平衡随意引用,对现实的货币交换以及交易成本没有任何建设性的功用。

    发布在 《大国游戏》和博客精选
  • RE: 大国游戏卷二 | 花开花落

    九十七

    而私人基金,其实钱并不来源于私人,而是更多的从大的退休基金那里招募。他们干的勾当也很卑鄙,就是几乎以很小的头款,甚至不用,和银行的融资,就将一些暂时面临资金困难,但基本面还是不错的公司,吃下来。然后就开始大幅削减工人,将失业工人抛给政府,把重组的公司要么扔上市,通过一些包装推销,以股市投资者的资金金蝉脱壳,或者是发行企业债券,然后自己拿钱就跑,而企业如何偿还那些债券,则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中投扔进去30亿美金连水漂都看不到的黑石基金就是此类,不过这次是以自己上市来骗到中投的钱,立即走路。

    这三大流氓集团的特点都是对实际的经济不光是没有丝毫贡献,反而造成各种打击。而他们的主要保护伞就是如果出问题,就将你那些退休基金等对民生极大的关键经济成分,绑架起来,逼迫政府出手救市,而达到利润私有化,和损失公有化的最佳安排。

    要把政府和小民都玩弄在手上,必须有两大工具。第一个就是杠杆,英文叫Margin,中文叫融贷。就是你用1块钱,可以借到2块钱来玩。在有的市场比如说外汇交易市场,你拿1千块钱出来,就可以借到20万块来交易。为什么需要这个呢?因为没有这个杠杆,你就无法鼓励大家去赌钱,不能很快将猪养肥。而且如果你让所有的市民,都到银行里去借钱,你就可以把所有的股民和银行都绑在战车上,情况不好,车毁人亡,造成银根紧张,社会动乱,你就可以逼政府出来救市,让全国人民为你的损失付账。

    但是把猪快速喂肥了,你就必须有工具可以宰猪。这个工具就叫卖空,英文叫Short-Selling,中文叫融劵。当你从证券行借股票去卖掉,然后将来再买回来还给股市行。连股票都不用借,就可以卖空,叫裸空,杀伤力就更厉害了。而这个方式就是把股市推高到高潮,等小市民们全部高点接货,被贪婪套牢的时候,这些流氓集团就可以开始杀猪了。

    对这些方法,现在的所有国家是怎样应付呢?为了稳定市场,头一条就是禁止卖空,特别是裸空,尤其是美国政府对所有的财经股票做出了限制,使大鳄们无法开刀。另一条就是限制杠杆,要求将杠杆率降低。当然在现在信用紧缩的情况下,这一方面的麻烦要少些。

    当然也有例外,就是在全球收紧限制的情况下,中国的国务院终于向国际接轨派低头,通过了杠杆和卖空的条例。这对现在中国金融界的精英们和即将到中国混饭吃的华尔街的精英们,真是一个好消息。中国发展了三十年,国内已经有一小批富起来的平民,政府的荷包也有点鼓了,是机会让这些流氓们来大显身手,对中国的经济开宰了。

    不知这些精英用了短短的5,6年,就把美国给搞破产了,需要几年可以把中国搞破产?

    不过中国不是没有这类先例,就是当年的国民党的金融精英们,1946年后在上海洋场玩了个差不多的小把戏,其下场就是把国家玩破产了,也是大家都知道的。

    发布在 《大国游戏》和博客精选
  • RE: 大国游戏卷二 | 花开花落

    九十六

    这就是美国金融业的利润私有化,损失国有化的新特色。等到政府把所有的烂帐从金融企业里承担下来,那么下一步就是如何说服其他各国政府分担烂帐,共度难关。如果其他政府不买账,就不得不从美国人民的身上割羊毛了。

    可以看出美国金融界已经变成了何等的自私的一群,而这样的垃圾就是现在中国那些掌控着金融命脉的国际接轨派的大员们,眼中的财宝,要花大笔薪水尽量挖角。美国金融业的崩溃,在于这些从事金融业的人,忘了其行业的全称叫作金融服务业,即其存在的原因,是为了服务一个国家的实体经济,是为这些经济活动提供一个良好的融资环境,并在股市上为那些长期经营好的公司提供股价上的回报,为投资这些公司的投资人带来应得的利益。

    但是美国金融资本主义的发展,却将金融业的运作和实体经济脱节。通过电脑的大量运用,和联储局不考虑全体人民利益,只考虑自己那帮金融业人士的利益,而带来的过剩资金,通过各种扩张的杠杆(Margin),造成了股市价格严重与实质经济脱节,比如不用考虑一个企业的经济和财政情况的“概念股”运作。其结果就是股市总价值远远高于实际经济的重量,比如说在美国和英国这种金融行业发达的国家尤其厉害,而在注重实体经济多一些的德国和日本就稍微好一些。另外一个结果就是不受管制的各种金融衍生工具泛滥成灾,每一种交易手法都也几倍于所有股市价值总量的假金融量来计。

    而在这个市场中横行霸道,呼风唤雨的三大流氓团体,就是投资银行(Investment Banks),私人基金(Private Equity)和对冲基金 (Hedge Funds),被称为BSD(Biggest Swinging Dicks)。

    那么这三大流氓是干什么的?他们的主要功能就是吸血寄生虫,将实体经济玩弄于股掌之上,用妙手空空的手法,将升斗市民,发财梦做得发疯的小散户的钱清光,在把政府挟持为人质,一旦玩出火来,就把整个国家经济拉来垫背。

    这三大流氓集团是那些人,采取什么手法来敛财呢?投资银行美国本来有5大霸,分别是高盛,大摩,雷曼,美林和熊士坦。他们本来是靠帮其他公司兼并来赚钱,尽管按照美国的记录,大概是95%的公司兼并都是以失败告终,只不过大家乐此不疲,因为这些大行和兼并公司的总裁们都有太多好处。还有就是帮新公司上市,包装一下骗股票市场的钱。

    大家都知道高盛的老板就是美国财长鲍尔森,美国现在的救火总指挥,其实就是此次大火灾的放火凶手。而大摩就是中国中投佩服得要扔50亿美金孝敬的公司。后面三家后台不够硬,所以只好关门大吉了。第二类流氓就是对冲基金,如索罗斯的量子基金,大家估计非常熟悉,通常都是和国际货币基金会和世界银行,狼狈为奸,通过前者号召发展中国家金融和国际体系接轨,然后就进来放火打劫,将这些新兴市场十来年的发展成果一夜清光。比如说亚洲十年前的金融危机就是这个打法。

    发布在 《大国游戏》和博客精选
  • RE: 大国游戏卷二 | 花开花落

    九十五

    之所以这个原子弹会变得这么大的杀伤力,当然和美国的一些大公司胡来,比如说布什的老哥们玩的安然(Enron)公司和世界通信公司(WorldCom)的丑闻,使美国公司贷款的违约风险增大。而那些购买房屋抵押贷款的投资人,虽然知道两房由美国政府担保,仍然要面对这些贷款的违约可能,于是购买了由各个金融机构发行的信用违约担保合同。这样的话,一个高风险的房屋贷款被集中在一起,分解成小块,就被销售给了各个投资银行,商业银行,对冲基金,和退休基金等等投资人,并通过信用违约合同来保证了风险。这么好的投资,所以真是所有的投资人,甚至他们的宠物猫和宠物狗,都跳进来投资,就形成了全球历史上最大的一个仙人跳。那么有人会问,如果只是保险你持有的债券,怎么会搞到天崩地裂呢?

    因为行用违约合同和其他保险不一样,你不需要持有任何债券都可以去买。所以它最后就成了大家赌房地产爆不爆,或者爆多大,怎么爆的大赌盘。对这些发行这个合同的银行和基金来说,他们是两边都玩,就是有买有卖,所以可以自己对冲掉里面的损失,但最后的保险担保人就集中到了只卖不买的保险公司,比如说美国国际集团AIG。

    AIG的一个最大的错误就是在卖房屋保险的时候,把房屋贷款信用也一起卖了。这个问题在于保险公司的事故保险是按照纯粹的数学几率来运作的。比如说一个人在路上被汽车撞了,其不会增加他的同事被汽车撞的几率。一个房子被火烧了,固然会影响其附近的房屋,但就不会影响下一个城市的房屋。而对房屋贷款信用的保险,却是一个房屋违约,确实会开始一连串的关联效果,而带动整个房屋市场的萎缩,从而造成一个保险而无法应付的局面。

    这就是为啥美国政府不得不将AIG国有化的原因。虽然说雷曼兄弟的信用违约合同是7千亿,大部分是由AIG保证,美国政府却让其倒闭。而AIG的信用违约合同虽然是4千4百亿,但如果让其倒闭,所有在这里买了信用违约合同的银行都会有巨大财务损失,从而严重打击其本来已经紧缩的基金。

    那么既然次级房贷是引发信用违约的导火索,而次级房贷的短期浮动利率到期,而导致的高利率供款,就是点燃导火索的火头。而美国联储局逐渐调高的利率,就是那只点火的黑手。人们就要问,如果当初美联储像日本那样,继续保持低利率,是不是就可以继续拖下去?

    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在2004年,美联储已经开始不再公布货币投放量了。因为印钞机印了太多的钱,导致了通货膨胀开始显现。而由于美国每天需要20亿美元的外资流入,才可以开三餐饭,不提高利率,无法吸引外资流入。基本上可以说包括鲍尔森和伯南基这些金融精英都是明白人,只是带着末世心态,得过且过,想些什么办法可以让全世界人民替他们付账而已,当然美国人民也是这个全世界人民中的一员,首先想办法让美国金融国有化,让美利坚犹太社会主义共和国政府来担当所有的风险。

    发布在 《大国游戏》和博客精选
  • RE: 大国游戏卷二 | 花开花落

    九十四

    那么这时,被世界著名的保守投资家巴菲特称为“金融市场的大规模杀伤武器”――信用违约合同,就开始粉墨登场了,扮演了将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金融系统,一手清光的世纪终结者的角色。

    在1994年,一帮摩根大通的精英们在佛罗里达州度假,思考一个和银行业一样古老的问题:那就是用什么办法,可以在你银行向外贷款的时候,只吃贷款的利息,又不用为这些贷款承担风险?当时的摩根大通放出了几百亿美元的贷款,到许多大公司和外国政府,而按照联邦法律的要求,不得不预留足够的银行储备金,来担保这些贷款。如果能够想出一个办法,把这些贷款的风险转嫁出去,就可以把这些储蓄金解放出来,用于各种投资,或者更确切的说,是投机活动。

    解决的方法就是一种保险政策。即由第三方来承担这个贷款违约的风险,然后贷款的银行只要交纳定期支付的保险金,就像大家平时用的各种事故保险。这样的话,摩根大通就把这个风险,从其帐户中移出去了,可以把那些捆住的资金释放出来,因此这种方法就叫Credit Default Swap.其实这种类似的行为,曾经被一些银行用来对冲因为利率变化,或者国际大宗商品市场的期货价格波动引发的损失。但只是在摩根大通的手上,这种想法才正式的成为一个真正流行和可交易的金融衍生产品。

    摩根大通很快就雇用了一批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的数学和计算机专才,设计了一套复杂的交易平台,使这个产品成为了华尔街最热门的可以避免风险,但又可以保证回报率的最佳投资方法。当时负责这项交易的人们,把这个计划比做了美国制造原子弹的曼哈顿计划,虽然说他们的原意是表明他们找到了银行业长期未能解决的转嫁风险问题,就像是核计划一样带来了革命性的变革。但是讽刺的是,这个计划和曼哈顿计划一样,为人类创造出来的恶魔,在10余年后,会摧毁美国经济。

    这个信用违约合同交易是一个两个金融机构之间的私下交易,不受监管。在1997年12月,摩根大通将300余笔不同,贷给如国际商用,福特汽车,沃尔玛等大公司,高达97亿美元的贷款,分解成一个个小的单位,然后把其中最高风险的10%的贷款,装扮成一个叫做“餐馆(Bistro--Broad Index Securitized Trust Offering)的指数,买给不明就里的投资人。由于这些“人才”的忽悠成功,从这里出来的精英们很快就高就于其他的银行和对冲基金,将这个忽悠方法发扬光大,将银行的风险向保险公司和退休基金转移。结果就是到了2000年,这个市场就增长到了1千亿美金,然后到2004年,就到了6万4千亿美金,而在现在的困境下,这个数字是62万亿美金,到最近下降到55万亿。这就是美国经济现在面临的经济原子弹,一旦爆发,可以摧毁整个美国,导致所有金融机构的清盘。

    发布在 《大国游戏》和博客精选
  • RE: 大国游戏卷二 | 花开花落

    九十三

    本来提高消费也不是什么错,人民要过好日子,当然希望可以多买点消费品。但是问题在于你买消费品的钱,必须从你的收入里支出,靠信用卡的高利贷消费,只会增加信用卡公司的利润,却加大了人民的生活负担。最好的应付方法应该是提高人民的工资收入,然后可以让人民在一个可以接受的储蓄率的情况下,开心的花钱。

    不过由美国企业界发起的贸易全球化运动,就让一些行业到世界的另一个角落去寻找廉价成本,其中包括比较宽松的环境保护条例,比较友好的政府政策,和比较低廉的劳工。这些包括转移到中国和其他东南亚国家的制造业和转移到印度的一些如会计,软件,法律和售后服务的服务业。而无法转移国外的服务业,就由来自于墨西哥和其他中美国家的非法移民代替,导致大量美国人失业,而政府又缺乏职业转换和再培训计划,就使这些人民的生活水平,大概60%美国总人口,出现恶化情况。

    格林斯潘为首脑的华尔街利益集团(记住美国联储局是私人拥有,但挂政府牌子的私人机构)想出来的办法,就是当世界各国如日本和中国,大力购买美国长期国库券,造成10年期国债利率低廉,因此造成30年房贷利率低的同时,降低美国联储局的短期利率,导致大量的3-5年的短期浮动利率房贷大量出现,从而带来房地产价格的非理性增长。那么失去了工资增长支撑的民众,就可以用增加的房价来进行低息贷款消费,刺激美国经济的发展。

    而这个不断借钱消费,不断把房价推高的重复过程,要做到一样,就像那些老鼠会一样,不断要有新买家过来支撑房价。虽然说其中很多的买家是买来投资和炒卖的,但你必须有大量的买房来住的买家,才可以把这个市给撑下去。于是当所有合乎购房条件的人们被清理干净以后,根本无法担负房贷,收入过低(包括一些拿政府福利的人民),和信用极差的最后一个基层,就被招募来为房产市场撑市,这样就产生了次级房贷。

    但是向这些最底层推销房贷的公司和银行当然心知肚明,知道他们在干嘛。如果你要让这些经纪和贷款银行,承受这些房贷的还款风险,他们肯定不会这么干。那么这场大猫腻就玩不下去了,就必须把这些房贷的还款风险转嫁出去。这就产生了房屋抵押债券,就是把一个房贷的金额,以房产作为抵押,以债券的名义买出去。那么这样就将美国超过80%的房贷,由美国政府支持的两房――房利美和房地美,卖了这些债券出去给所有的投资者,包括像中国银行这样的大客户。

    当然这个忽悠游戏,必须能够玩得合乎金融市场的信用原则。于是你需要标准普尔和摩迪这些信用公司,将这些债券标个好的三A级,可以让大家放心投资。玩到这里,资本主义金融和经济运行的一个最基本的支柱,信用就彻底给破坏了。一个失去了信用的金融体系,就是行尸走肉,离死期真是不远了。

    发布在 《大国游戏》和博客精选
  • RE: 大国游戏卷二 | 花开花落

    九十二

    对中国现在体制最大威胁的政治普世价值派,就是对中国政治社会制度进行全盘的西化,以达到将中国欧洲化的目的。其宣扬的理念,采取的步骤,大家都非常清楚,但由于这一派所谓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没有在政治上得势,或者零落海外,或者潜藏在体制内,都没有形成太大的势力。但中国金融上的国际接轨派,却不同,掌握做中国金融的大权。

    这一派的特点是,拿出些古典经济学的似是而非的理论,和一些被实践证明完全无用的假设,试图将中国的金融体制向美国看齐,即要做中国的格林斯潘等。其实中国现在金融上的一些困局,和这帮人鼓吹的东西,脱不了干系。

    笔者觉得中国是很幸运的,因为在一帮崇美派当政的金融体系上,将中国问题一大堆的体制,进行国际接轨,到美国体制,是一个既定的改革方向。如果美国可以把其金融火山的盖子多捂两年,等中国金融完全改制之后,就可以将中国金融一网打尽,使中国成为对美国金融危机的负担转嫁者。但是老天有眼,当中国国际接轨派,拿出一大堆眼花目眩的西方经济理论,把最高层决策者糊弄昏了之后,其匆忙跳进黑石这种吸血鬼公司的首笔投资,立即全军覆没,从而使高层对这些鼓吹者的“理论”开始怀疑,而美国金融系统的彻底崩溃,也使这些人的国际接轨论开始底气不足。

    要了解为啥中国不能向国际金融体系接轨,就要了解美国现在的困境是怎么产生的。关于这次美国金融危机的讨论已经很多,其在技术层面的原因,大致是四个环节。一个是美国联储局肆无忌惮的低利率政策,导致资本过剩,从而增加了各种投资和金融衍产品的泛滥。二是在银行业兴起的贷款抵押债券(MBS Mortgage Backed Securities),把具体批准贷款的银行的风险,通过债券的包装,转嫁给第三方投资者。三是由摩根大通在1994年发明的金融核武器――信用违约合同(CDS Credit Default Swap)像毒蘑菇一样,飞速蔓延。四是美国保险业将债券保险,以等同于其他事故保险的运作方法。而这些所有的胡作非为,都不受美国金融监管机构的管制,可以说美国政府扮演了助纣为虐的角色。

    当然,从更深层的结构层面,这个危机可以说是对美国整个经济体系判了死刑。从美国联储局的责任来讲,就是人为放低利率,用空气吹胀的房地产价值,制造出一个让美国人民可以随时提款出来消费的房屋价值贷款。本来,一个负责任的联储局,应该看到美国人民消费过度,整个国家政府和人民债台高垒,储蓄率从1980年代的10%降低到负数,就应该利用不同的经济扩张方式来支撑GDP的增长。但美国中央银行的方法是,通过低利率的方式,让人民增加消费,并美其名曰,为了降低人民的消费成本,用单位数的房屋价值利率,来代替两位数的信用卡利率,其实是帮美国人民省钱。这种无赖的逻辑,就是造成为啥次贷横行的一大原因。

    发布在 《大国游戏》和博客精选

与 远景空间 的连接断开,我们正在尝试重连,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