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第2期(1月19日出刊)】江浙财团 | 从徐家汇到洋泾浜



  • 租界时代的上海地图,看起来就是下面的样子:

    alt text

    当时上海的法租界,就是图中灰色的部分,大概就是今天的卢湾区和徐汇区。 法租界的南部,和原来的中国人居住区隔离的边界,是一条去黄浦江的小河,叫做肇嘉浜。 法租界的北部,则是另一条小河,叫做洋泾浜。这条河,是用来分开英国人的租界和法国人的租界。

    这两条小河的交接处,就是位于法租界外面的徐家汇。所谓“汇”,就是两条河交汇。徐家,这个名字的由来,是因为明末的大学问家徐光启在这里定居生 活,而且死后安葬在这里。他的家族也在这里繁衍。

    因为徐光启是中国早期的天主教徒,在广东做官的时候,和澳门的葡萄牙人关系非常好,因此可以将葡萄牙人打沉的英国皇家海(盗)军的大炮,用来送给他作为礼物,然后被转运到东北前线。为明朝立下汗马功劳,轰死一代枭雄努尔哈赤的,就是靠的这些红衣大炮。 也因为徐光启的关系,徐家汇就成了中国天主教的中心地,聚集了很多中国的教众。这样的结果,就是来自法国天主教会的神父们,大兴土木,兴建了教堂、 医院和学校等设施,造成了这个不是法国租界的地盘,但是也实际上被法国人控 制的局面。

    法租界最主要和最有名的一条大道,叫做霞飞路,就是今天的淮海中路。在 淮海中路的两旁,法国人引进了伦敦梧桐,就成了后来中国人说的法国梧桐树。

    那么在法国租界,法国人也引进了新开发的殖民地中南半岛(或者叫做印度 支那,不过中国人反感日本人叫我们支那,但是又不反感印度支那)的安南省(今 天的越南北部河内附近地区)的人士来做警察。当然靠京族的人士来管理上海治安,肯定不靠谱。事实上,法国人是把治安 外包给了上海的青红帮人物黄金荣。

    虽然说这里是法租界,但是住在这里的美国人,其实比法国人还要多。这 些洋鬼子们就在淮海路的西段,建了不少小洋房,大概今天还可以看到。再到后来,因为俄国的十月革命,就逃到了上海不少俄罗斯贵族和富裕人家。 而在 918 事变日本人控制了东北之后,从东北逃过来的俄罗斯人就更多了。

    那么在 1943 年的时候,法国人在法奸维希政府的时候,就出卖了法国利益, 把在中国的所有法租界,全部归还给汉奸汪精卫同学的政府。虽然汪同学名声比较差,但是还算是争取回来的国家利益。 而名声比较好的蒋介石同学,这个如今在中国大陆果粉千万,一队队号称有良心的历史学家们不断地帮他涂脂抹粉,却不知道如何捍卫中国的利益。因为 1946 年德国和日本都投降之后,法国爱国的戴高乐政府,向爱国的 蒋介石政府提出建议,就是会遵循交回法租界的条约,但是要中国交换条件——这个条件,就是中国军队从原法国的中南半岛的殖民地撤军。 这样的条件,蒋同学当然马上就乐呵呵的接受了。 如果看一下俄罗斯人,人家把德国人给打跑了,会把占领的东欧交出去吗?

    在今天越南的南方,就是胡志明市/西贡市附近的地方,法国人的名字叫做Cochinchina,翻译成中文,就是中国交趾。 当然历史上的交趾郡,就是蒋介石同学撤走军队的地方,今天的越南北部。 这个历史上的中国领土,后来因为治理无方,没有拿住,就被本地的越南同学的反抗,而变成了属国。 而当时在唐朝的时候,之所以当地同学可以反抗成功,还是靠了南诏的外援。 但是这个属国,后来被人家法国用武力给抢走了。然后又被日本同学从法国同学那里用武力抢走了。 然后又被中国人用武力给抢了回来,算是物归原主。

    就算是当地同学希望独立,你也可以在中国人的控制和主持之下,让它独立哈。这样的话,最起码可以签订不少的交换条件啊。 比如南海的岛屿,小老弟,你就没有份啥的。

    回到上海的法租界,北边的边界就是洋泾浜。 后来两条河都给平掉成为马路。肇嘉浜就变成了肇嘉浜路,而洋泾浜就变成了延安路。 当时在洋泾浜的附近,就是法租界和英租界(后来和美租界合并为公共租界)的地方,住了不少来自于宁波的同学。

    以前广东来的同学是带着手艺来的,而宁波的同学是带着钱来的。 其实以前也有一些宁波商人,跑到开放口岸广州去做生意,那么随着上海的崛起,这些商人,和后来逃避太平军的宁波商人,就聚集到上海。 因为财大气粗,这些宁波同学,自然也受到了上海的洋鬼子帮和广东帮的重视。

    但是要成功的成为洋鬼子们的翻译兼任买办,就必须解决不会说英语的问题。 而当年随着英国商人来的第一个买办,就是宁波人穆炳元。于是一些会说英文的宁波精英,就自己编写了英文教材,用宁波话,来教其他同乡学习英文。 下面就是两句宁波英文:

    早上见面谷猫迎 (good moring),好度由途(how do you do)叙别情,于是后来名震天下的宁波英文——洋泾浜语横空出世。

    这种洋泾浜人士讲的特色英文,不讲语法,不介修辞,简单明快,干净利索,被称为 pidgin English 的洋泾浜语,也可以比美今天的牛语言 Chinglish。 后来在上海,你要是说不地道的上海话,就叫做洋泾浜上海话。

    当时的宁波同学要做洋鬼子的买办,就必须考虑到自己的竞争对手,那就是也想做洋鬼子买办的广东同学,于是一场文化之争,争夺话语权的明争暗斗,就 如火如荼的展开了。争夺话语权的招数,古今中外,都是一招,就是抹黑对方,抬高自己。 比如你今天傻冒地看韩剧,就会发现韩国真是美如天堂。一激动买了机票过去,绝对有被骗了、想退款的感觉。

    那么抹黑这样低贱的事情,只有自命清高的文人去做了。在 1870 年,有宁波籍的文人,开始在上海的报刊上刊登系列小说。里面的 宁波人,都是财富多、修养好、有同情心的伟光正;而里面的广东人的形象,就是一个很贱的妓女。 这套抹黑小说一出来,就受到宁波人的大声叫好,当然就被广东人强烈抗议了。

    其实这个广东潮帮和浙江甬帮的斗争,就是上海和广州争夺中国商业领导权 的斗争,也是今天的长三角和珠三角的斗争。

    后来在国民党入主了上海之后,国民党内部的浙江派和广东派的争斗一直就没有平息。


登录后回复
 

与 远景空间 的连接断开,我们正在尝试重连,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