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底望天 | 俄罗斯的南下】(二)



  • (本文由井底望天著于2012-11-04 13:56:16)

    看到评论里面,有同学谈到美国错误把苏联看成必须置之死地而后快的对手,主要是受到了犹太人的影响,对这种看法,我不是完全赞同。

    目前国内有某种过度阴谋论解读的趋势,尤其是把各种国际和国内的事件,都归咎于那个叫做共济会的工匠行业社团,或者都归咎于犹太人的控制。其实美国犹太人在美国的政治地位,本来是非常低的。曾经有过犹太人不能进哈佛和耶鲁这些常青藤学校的规定。犹太人开始享受平等地位,是马丁路德金的黑人民权运动之后的事情。

    而犹太人在政治上坐大,也是由于美国资本主义形态,慢慢从产业资本的空心化,逐渐出现空中楼阁上的金融资本独大。在这个产业空心化的过程中,在金融资本占据有利地位的犹太人,慢慢开始掌控美国国会,而逐渐影响了美国的对外政策。但是这种控制,并没有延伸到美国的军队,以及军工、能源等工业利益集团。

    记得去年的时候,犹太人基辛格被自己的同族人鼓噪,因为他说了一些非常不适当的话。那是在1973年3月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和国务卿基辛格会见了以色列总理梅尔。在这个会议中,梅尔同学请求美国给苏联压力,要求苏联放苏联境内的犹太人出国。梅尔离开之后,尼同学和基同学开始讨论,有了以下的对话:

    基同学:“苏联的犹太人移民不是美国外交政策的关注点。如果苏联人把境内的犹太人全部赶进毒气室给灭了,都不是美国外交政策要关心的。也许是人权关注而已。”

    尼同学:“我知道。我们不会因为这个(赶犹太人进毒气室),就把全世界给毁了(美苏战争)。”

    6个月之后,在以巴战争中,基辛格同学建议美国推迟空运武器援助以色列,以让埃及在战争中站上风,从而可以比较平等地同以色列和谈。但是出于以色列情况太过紧急,面临城破的危险,尼克松拒绝了基辛格的建议,紧急援助了以色列,从而扭转了战局。

    因此美国对俄罗斯的看法,更多的是出于战略误读,以及对俄罗斯人好战的民族性格的反应。就是对俄罗斯非常警惕,挖了个坑把苏联引入阿富汗的布热津司机,都逐渐把中国当成主要对手,而认为美国需要整合包括北边的俄罗斯和南边的土耳其,然后东边扶持日本和印度,以此来抗衡中国。在这种观点眼里,如果做不到这些整合,美国就会被中国给推出西太平洋。

    但是大部分美国现在的战略学者,都被俄罗斯的果断决伐的性格所迷惑,从而给了俄罗斯比实际实力更多的关注。

    其实,要了解俄罗斯的民族性格,就需要稍微了解一下俄罗斯的历史。

    本来在罗斯故地,就是一小群东斯拉夫人的小公国。这些小公国,成天忙于互相之间的征伐,而不知如何团结起来对付外敌。不知道啥叫做尊王攘夷,当然也可能连王还没有征伐出来呢。所以当蒙古铁骑席卷过来的时候,这些小公国,就在1219年到1240年之间,全部被蒙古人给征服了。当蒙古的金帐汗国控制这里的时候,蒙古统治者的做法比较简单,就是让傀儡王公来管理不同的地方。如果你该上贡的东东不出问题,通常是不找你麻烦,也不干预你具体的事务。但是如果你不上贡,或者上贡不够,那么雷霆万钧之下,蒙古铁骑就有你好看。

    因此当时的俄罗斯小公国的统治者,都是残酷勒索自己的人民,以保证让蒙古王爷们日子过得好好的。当然也要有足够的东东够自己享乐。这种情况造成的结果,就是俄罗斯文化的特征,颇有些鞑靼和拜占庭的综合体。在这样的衰败局面下,俄罗斯西部的邻国们也不会闲着。于是德意志小公国们、拉脱维亚、波兰、瑞典等等,都趁机来找俄罗斯各公国的霉头,各取所需。而蒙古老大们,只要进贡不影响,对这些落后边远地区也懒得理会,因为人家要花功夫在繁华的萨玛干、布哈拉、赫拉特和巴格达,哪有闲心理会你帮野蛮人的死活。

    这种左右被人扇耳光的痛苦,给俄罗斯人留下了对被人包围和侵略的恐惧。在加上后来的拿破仑和希特勒两位同学的侵略,都给这种恐惧加深了印记。因此俄罗斯人的外交政策,通常是粗暴和激烈。而在国内,就盼望着强人的出现,好领导大家抗击强敌——这个也是普京的俄罗斯复兴的文化深层因素。

    让俄罗斯人脱离蒙古人奴役的,是莫斯科公国的大公伊凡三世,也称为伊凡大帝。其实当时的莫斯科公国,只是一个小角色,在众多的公国中,地位并不显眼。但是人家莫大公,当俄奸当得非常出色,在勒索钱财,进贡鞑靼老大的事情上,比所有其他的大公们,都做得到位。因此蒙古人对他非常信任,就给了他更多的权柄和自由。那么在蒙古人的疏忽之下,大俄奸莫大公同学,就慢慢地扩展了自己的地盘,并逐渐控制了大部分的临近公国。

    等到忙于自己内部斗争的蒙古人发现苗头不对的时候,已经太迟了。到了1480年,伊凡同学有一天,决定把金帐汗国的伟大领袖阿梅德大汗的肖像,用来擦脚。而且他还决定,把大汗派来的好几个使者,用来试验一下他的刀口锋利不。

    结果其中一个使者跑得快,于是大事不好,犯我强蒙,虽远必诛,大汗的军队就过来准备给莫大公同学上堂体育课,教教他如何才叫做骑马和射箭。可是当可汗的军队,到达乌格拉河的时候,发现等待在河对面的是一只庞大和装备精良的军队。这个时候的蒙古人,已经丧失了过去摧枯拉朽的暴力手段,于是双方军队互相疑虑,几个星期,谁都不敢越河半步。结果到了冬天河面结冰了,大家以为一场恶仗在所难免。然后一件令人不解的怪事发生了。突然两只军队象是被鬼上了身,各自拔腿就跑了。

    后来大家的猜测,就是各自双方都叫了自己的帮手,而自己的帮手一直没出现,但可能误会敌人的帮手要到了。

    无论如何,这场双败之战,打破了蒙古铁骑不可战胜的神话,金帐汗国很快就面临到处的窝里反,到最后就只剩下卡赞、阿斯特拉汉河克里米亚三个鞑靼基地。结果之后的沙皇恐怖伊凡把前两个地方给屠了,只剩下克里米亚,因为有奥斯曼突厥的保护。

    这之后,俄罗斯帝国的东部大门敞开,开始了向东的大殖民进军,一直到了美洲的阿拉斯加。这个几乎和美国从东海岸,向西的大殖民进军可以相比。当俄罗斯人占据了西伯利亚,英国人就开始感到压力了。

    俄罗斯第一次把注意力集中到中亚,是因为彼得大帝听说在阿富汗的阿姆河附近可能大量金矿。当时的彼得大帝,觉得俄罗斯相比于西欧,社会和经济发展都落后不少,必须加快建设了步伐。而且和当时的所有欧洲统治阶层一样,他也认为最好的发展方法,就是出去抢。但是这种发展方式,必须有强大的军队作为支撑。

    而强大的军队,就是你必须先投下巨资,才可以看投资的成果。简单地说,就是钱。

    但是当时俄罗斯同时和瑞典和土耳其开战,国库打得有点空。那么听到阿姆河附近有大金矿,彼得同学的心脏就开始异常跳动了。其实另外一个让彼得同学动心的原因,就是当时的世界贸易,由于航海技术比铁路技术突破比较大,导致世界贸易的主要运输工具,被航海业给占据。

    那个时候,最多利润的贸易,就是东亚的中国的各种制造产品,比如说茶叶、瓷器和丝绸,就仿佛今天的苹果的iPhone和iPad,一推出来,就导致整个欧洲上流社会集体抽风。当然还有一种产品,是香料。比如说,珠江三角洲的东边,有一个渔村叫做香港,在西边,有一个县城叫做香山,都是因为香料的原因。不过后来更多的香料是出自于东南亚各地。

    于是西方航海大国,如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等等,都有自己的东印度公司,来控制与东方的贸易。其实当时各列强到美洲殖民,主要是获取黄金和白银,来维持东方贸易。在这种情况下,彼得大帝要想参与到海洋贸易中去,就有天然的障碍。

    看一下彼得同学的情况,当时主要的出海口,一个是在西边,从波罗的海往西打通海路,这个就是要和瑞典同学厮杀。

    alt text

    而要想从南边往外打,首先黑海是奥特曼突厥的内湖,其中克里米亚鞑靼还是和俄罗斯经常对砍。如果争取向南扩张,有一天把拜占庭旧都城君士坦丁堡(今天的伊斯坦布尔)给抢回来,一直是历代沙皇的梦想。这个也是彼得同学和奥斯曼突厥厮杀的主要原因。但是出了博斯普鲁斯海峡,就是地中海,当时是英国人的内湖。

    不过彼得同学在高加索的推进旧比较顺利,算是占据了里海的北岸。

    在和瑞典和突厥的打斗中,彼得同学心里面一直想,如果俺可以从陆地上把印度给打下来,那么就可以用陆上交通,取代海上交通,让印度到欧洲的各种贸易,都从俄罗斯路过,让彼得同学完全垄断欧洲的贸易。其实这个和现在欧亚大陆,老有搞新丝绸之路的提法,是同一个路子,就是要替代海运路线。


登录后回复
 

与 远景空间 的连接断开,我们正在尝试重连,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