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香剑雨 | 摩根帝国风云录之五】



  • 认购法国公债

    1871年,经过了普法战争和巴黎公社革命,法国政局一片混乱。成立于法国西部加伦河畔的波尔多临时政的首脑梯也尔给J.S摩根拍发了紧急电报,让他赶到托文城去,有要事相商。J.S摩根火速赶到了托文城,会见了梯也尔的密使。原来梯也尔想让J.S摩根包销国债,金额为2.5亿法郎约合5000万美元。5000万美元,在当时是个相当大的数字,美国从法国手里买下的路易斯安娜,整整214万平方公里,也才1500万美元。J.S摩根决定承购这笔法国国债,他指示在纽约的J.P摩根接受一半的国债,在美国消化掉;但鉴于一个人承担如此大的一笔数目可能负担过重,J.S摩根成立辛迪加,也就是把华尔街上大规模的投资金融公司集合起来,成立一个国债承购组织,共同承购国债。J.P摩根觉得父亲这个想法非常高妙,立刻着手去实行。这种方式其实就是各机构分摊风险,来消化掉那5000万美元的国债,这确实是一个大胆而富有创意的想法。

    alt text

    (备注:在杰斐逊任职期间,他派人赴法国买地。当时,拿破仑正同英国作战,急需战争经费,便答应了条件,出售了从密西西比河到洛基山山脉的一大片土地。路易斯安那购地使当时的美国版图扩大近一倍,这宗地产交易,以3美分一英亩的价格成交,总共1500万美元。)

    然而,正当J.P摩根拼命努力时,他的努力遭到了舆论界的抨击。媒体认为摩根用所谓的“联合募购”的方法来消化这些国债,并声称这种方式能将风险透过参与“联合募购”的多数投资金融家,逐级地分散给一般大众,而不再像以往那样集中于某个大投资者手中。乍一看来,似乎因分散而降低了风险性,但其实假如经济恐慌一旦发生,其引起的不良反应就快速扩张,有如排山倒海一般,反而使投资的危险性增加。不管评论是褒是贬,一个青年投资家引出这么大的话题,对J.P摩根知名度的提高本身就是一件好事。

    大众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身上,而事实证明,“联合募购”是成功的,J.P摩根成功地消化掉了5000万美元约法国国债,这一来他名声大振,各种赞扬之声不绝于耳。到了后来,对国债实行“联合募购”几乎就成了不成文的规矩(这和现在全球各地的公司IPO上市,债券发行的模式几乎一样),而J.P摩根在这一行中,则早就打响了名头,确立了自己的领袖地位。到了1898年美西战争之前,J.P摩根由于在重大的关头决策正确,已经是财源遍地,其事业远非祖父、父亲可比了。这时的J.P摩根,更是把目光投向了整个世界,美国的庙已经有些嫌小,装不了他这么一尊大菩萨了。他要向美洲扩张,向世界扩张,而扩张的最有力、同时也是J.P摩根很早就已运用熟练的工具,便是购买外国政府的国债。

    认购墨西哥阿根廷公债

    美西战争之前就有消息透露:墨西哥政府由于无力偿还西班牙政府的旧债,已到了破产的边缘。在一只脚已经踏向了深渊的情况下,墨西哥政府当局不得不死马当作活马医,继续着手发行公债,计划金额将达到1.1亿美元,以利用新债偿旧债,度过眼下的难关。常人一般都不会去认购墨西哥政府在此情况下发行的公债,而J.P摩根承购法国政府的国家公债的想法却与众不同。他的想法是:墨西哥政府处境艰难,如果我伸出手去帮一把忙,既可以要求较多的实惠,又为以后的继续接触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别人不敢做的事,做了才有更丰厚的利润,况且墨西哥的政局还是稳定的。基于这些想法,J.P摩根承购法国政府的国家公债立即和德国银行联合组织了辛迪加认购那些墨西哥公债,当然,有实惠的条件:取得墨西哥油矿及铁路权作为担保。事实证明,J.P摩根承购法国政府的国家公债的决策是对的,这次行动不管从短期还是长期来说,都为他带来了不小的收益。

    事后,不仅是华尔街、庞德街,就连法兰克福及巴黎的商人们都佩服摩根头脑敏捷,判断准确,都不得不承认自己无论是在眼光上还是在魄力上都差J.P摩根承购法国政府的国家公债那么一截。J.P摩根承购法国政府的国家公债不但在墨西哥有动作,在阿根廷,他也以一个救世主的形象出现了。阿根廷经过1864到1870年与巴拉圭的战争后,元气大伤,到了19世纪90年代,即陷入了经济危机之中。伦敦的哈林公司以阿根廷的广大土地作为抵押,购买了大量的阿根廷公债,获利不少,然而因其财力限制,无法全部承担阿根廷政府发行的公债。这就使J.P摩根承购法国政府的国家公债动开了脑筋:阿根廷的铁路非常有潜力,奶酪产品在世界驰名,虽然政府非常腐败,但对于外国资本却是恭敬有加,这样的政府倒台了,对以后住南美发展也没有好处,买阿根廷政府的公债,一则可以获利,二则可以维持现政权,有利于自己今后发展,是合算的买卖。就这样,J.P摩根承购法国政府的国家公债毅然出资购买了 7500万美元的阿根廷政府公债。

    认购英国政府公债

    做各国的债主自然风光,而最令J.P摩根感得意的,是连大英帝国都不得不向他J.P摩根求援。作为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殖民地面开发的霍屯督族的国家布尔(即现在的南非),在拿破仑战争结束后,成了大英帝国的一块殖民地,不久,该他的钻石与黄金被探险家们开发了出来,而大英帝国为了开发钻石与黄金,制定了残酷而苛刻的殖民地政策,这样就进一步加深了与原先就住在那儿的布尔族人的矛盾。随着矛盾冲突的激烈,爆发了第一次布尔战争(1880-1881)。
    英国人胜利地将布尔族人驱逐到了北方,将黄金与钻石的产地统统收归已有,加以管制。这样一来,英国人与布尔族人的对立进一步加深,终于又爆发了第二次布尔战争(1899年)。这一次,布尔族人吸取了上次战争失利的教训,采用灵活而顽强的游击战与英军周旋,使英帝国的远征军备受困扰,欲进不能,欲罢不甘,其势已成骑虎,而且第二次战争开始后,英国的战争费用出乎意料得庞大,远远超出人们开战初的估计。屋漏偏逢连夜雨,历来与英国水火不相容的德意志皇帝,又正野心勃勃地计划建造一支大舰队,英帝国历来是海上的老大,岂能容忍他人取而代之?必然要与德国抗衡,于是展开了激烈的军备竞赛。一边开战一边扩充军备,英国的财政顿时陷入了极端困难的境地,单靠自身的力量已无力回天,必须求助他人了。

    这时,英国政府首先就想到了J.P摩根,于是派出罗斯查尔公司纽约代表处的贝尔蒙来征询J.P摩根的意见,向他求援。J.P摩根毫不推辞,一口答应了下来。J.P摩根首先从第一次布尔战争的公债下手,负责购买了价值总计1500万美元的公债。后来又反复地追加认购。实际上,总共认购了价值达1.8亿美元的英国政府公债。做了这么多笔战债、公债生意,对J.P摩根来说是利益无穷。

    抄底美国

    1884年经济危机爆发后,美国黄金大量外流,有关“美国将放弃金本位制”的流言广为传播,即使格罗弗•克利夫兰总统出面保证美国不会放弃金本位制。屡屡中招黄金投机案的人们,连总统的话也不敢相信,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用美国债权兑换黄金的大军,美国财政部亮起了红灯。这时,J.P摩根在美国已是金融巨擘,被克利夫兰当做救星搬来。于是,J.P摩根同意说服一个辛迪加认购1亿美元用黄金支付的公债去向欧洲人出售。此时,纽约国库分库的黄金储备已被挤兑得只剩下900万美元,而且还有一颗杀伤力极强的炸弹——1200万美元的支票。如果有人兑现这张支票,后果将不堪设想。幸运的是,并没有人引爆这颗炸弹,摩根不仅销售了这1亿美元的公债,还凭借他在金融界的权威与欧洲投资者达成协议:销售公债的筹款工作完成之前,他们不拿美元兑换英镑或是购买美国黄金。J.P摩根不仅为政府解了燃眉之急,获得了政府的信任,为他的资本扩张奠定了坚实的政治基础;同时,还在向政府承包的公债价格与市场差价中净赚了1200万美元,J.P摩根借机抄了政府的底。

    到了20世纪初,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摩根已经成了世界的债主。


登录后回复
 

与 远景空间 的连接断开,我们正在尝试重连,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