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游戏卷二 | 花开花落



  • 九十八

    那么中国的金融改革,当然不应该走这些国际接轨派所规划的利润私有化,损失公有化的道路,可是应该如何建立起一个成熟而健康的资本市场呢?

    头一条,就是中央银行绝对不能独立。中央银行必须服从于国务院的领导,作为国务院的助手,对经济进行宏观调控。在调控的着重点上应该平衡考虑控制通货膨胀和经济发展速度,利用利率,银行准备金和国债三种方式,调节货币发行量。中国的中央银行不能走美国的道路,由私人的金融大亨和大银行控制,而必须在给国务院的决策里,和其他部门如财政部,商业部等等,提供同等的咨询。

    第二条,就是建立以国有银行为基础和骨干的商业储蓄银行体系,使中国的金融业还是以服务于工业和商业的发展为主要业务。虽然这些银行需要考虑其经营的利润,但必须规定其贷款于证券行和房地产商的金额必须在一个规定的额度。比如说以香港的银行业的经验就是,股市和楼市跌掉了50-60%,银行还是可以生存,不需要政府注资挽救。保证了这一条,中国政府就不会被人劫持为人质。

    第三条,严格监管投资银行,暂时禁止对冲基金和私人基金。可以鼓励以发展实质经济为主要考量的行业基金和新技术创新基金。中国需要的是巴菲特而不是索罗斯,不能让经济里产生出一种可以妙手空空,就可以瞬息间腰缠万贯的寄生行业,从而导致民族最聪明的头脑不是去发展实业,而是去投机取巧,那么这个民族就完了,不会有太大出息。

    第四条,严格规定证券行对杠杆的水平,但应该撤销对卖空的授权。中国的股票市场还是一个初生儿,需要的是建立一个成熟市场的时间,和养成投资的长远性及稳定性。避免胡乱引进西方的股票玩法,以破坏这个市场的发展。

    第五条,在金融衍生产品上,要严格控制,可以建立大宗商品的期货市场,但不要建立以炒卖为主的指数期货市场。总之原则是,期货市场必须与实体物质挂钩,不要变成任何空泛的概念都拿出来炒。但是中国的商品期货市场不宜和国际市场接轨,因为在中国无力影响的市场上,与国际接轨就是向掌控定价权的大炒家送钱。

    第六条,在金融虚拟经济和实质经济的比例如何掌控上,必须对西方各国发展的经验进行细致的研究。笔者的建议是应该向德国学习,而不要向美国和英国学习。中国的前途还是要建立在实际的经济发展上面,而不能变成靠忽悠过日子的国家,不然的话,亡国可是快得很了!

    第七条,拒绝用完全不能自圆其说的自由兑换货币政策,坚持和完善目前的一篮子货币,规定上下界限的浮动管理政策。大部分坚持鼓吹自由货币兑换理论的人,根本不了解货币兑换的环境,就开始胡言乱语,将古典经济理论的供需平衡随意引用,对现实的货币交换以及交易成本没有任何建设性的功用。



  • 九十九

    本来货币自由兑换的原意,是在国家之间的贸易交换中,通过自由兑换,来调节双方的贸易进出口水平,最终达到一个动态平衡。理论上听起来似乎很清楚,但在实际上却不是那么回事。因为第一个问题是贸易并非是唯一主导货币交换的因素,投资在现实条件下,已经比贸易在货币交换总额中的比重要大,因此对货币的自由兑换形成了非贸易因素。在这种情况下,当人们因为贸易进出口的顺差和逆差,来判别是否贸易兑换是在一个合理的水平,就不是太现实。

    在投资的层面上,你有长期的实业方面的投资,也有中期的房地产方面的投资,更有短期的股票市场上的投资。当外来投资的期限越短,流动能力越大,对兑换汇率的影响越大,而这种影响并不体现以货物为主的贸易的真实水平,反而对真正的贸易造成极大的冲击。而更大的影响就是国际货币中的食利交易,即从一个利率低的货币,比如说日本借钱,付低利率,然后转换到一个利率高的货币,比如说澳洲元,收高利率,获取中间的利率差额。这种将货币本身当作商品追逐的行为,也进一步将汇率畸形化。

    在电脑和互联网流行的今天,私人炒汇市场增长很快,人手一个电脑,就可以去影响你外汇市场。以区区的1千万,就可以造成你20亿的货币交易量,几乎超过许多国家的一个月的贸易水平。当这些投机资金将自由兑换的比率从一个高点到一个低点的反复折腾,对贸易成本造成过大的损耗(比如贸易公司要靠在汇市里对冲来抵消风险),你中央银行还不是得乖乖的出来干预。既然最后都要干预,而不可能任由货币自由兑换,那么干嘛不一开始就划定一个笼子,让货币在里面兑换,反而要减少贸易中的不必要成本。

    从这点就看出来,并不是所有的国际标准,需要你去接轨。而当西方各国开始吸取这次金融风暴的教训,对卖空限制,向中国接轨,形成了一个新的国际标准,中国的国际接轨派们,不是一样大声嚷嚷,要国务院通过允许卖空,而拒绝和国际新标准接轨?

    从股票市场的发展来看,从一开始英国和美国的股市就比较活跃,在直接融资上面起的作用很大,但就每几年就来一次危机将股市清理,让很多股民血本无归。这个循环一直到了1929年的大萧条,就将股市彻底清盘,从此美国的股市一直比较安静和规矩,直到1980-90年代又开始乱来。

    而德国则走了条不同的路,在19世纪看穿了英国,美国和其他一些欧洲的银行,对服务实业经济发展的信贷不感冒,却忙于胡作非为的有价证券的赌博和投机,害人又害己(当时还没有国家干预来帮他们收拾残局),于是通过一些法案,禁止银行参与投机活动。德国的发展道路基本上影响了其他一些欧洲国家。所以德国的股票市场在国民经济中相对的比重要比美国和英国小得多。



  • 一零零

    但欧洲的银行也在1990年代,在华尔街的大肆鼓吹下,开始美国化,只不过步伐相对小,而且炒卖不合乎德国人的性格,估计在这次美国金融危机后,应当对此有所警惕,而且德国是一直提倡要加强对冲基金管理的国家。

    日本在其经济发展的高潮期,也对股票市场不太着重,只是到了1980年代,开始受日本的国际接轨派的影响,开始号称要“直接化”和“国际化”,于是创造出一大堆世界最大的金融集团,开始在世界上横行一时。其结果就是在1990年,像今天美国一样,弄了个房市和股市的大爆炸,从此陷入经济停滞。这之后日本的股票占国民经济的比重一路下降,而储蓄积累的资金,主要是以到海外市场投资和食利的方式,参加美国这一轮的金融大赌博,虽然最后可能烂手烂脚,但对其经济的打击似乎还是要因为美国经济的衰退。

    中国要做的是,不要让中国的国际接轨派,将中国引向日本所犯的错误,将中国的股票市场,保持在一个适当的水平,还是要利用银行储蓄的方式,去支持和服务实体经济的发展。而中国的中投和汇金,也不应该将自己变成一种单纯逐利的对冲基金,而应该服务于中国经济对外活动的需要,比如说成为一个境外和离岸的金融平台,在中国内需市场开始形成,人民币在国际金融的地位逐渐上升,而美元的世界货币地位可能面临崩溃的情况下,开始用人民币作为国家贸易的结算货币。

    正如笔者在大国游戏里的预言一样,美国和西方的经济会在这一次金融危机中,遭受重创,而带来其经济长期的衰退。如果中国能够在经济上摆脱自己国内的国际转轨派的骚扰,推进经济成功转型,发展出替代性的新能源,以内需为主代替出口加工为主,在新经济中,提高工人工资收入,创造出自己的国际品牌,增加产品的附加价值,改善收入分配的不平均现象,促进环境保护,为人民提供干净的空气和食水,强力整顿食品加工业,把中国的经济发展速度控制在9%-11%的幅度内,那么中国在这接下来的10年里,发展就会非常的顺利。

    在如何支持中国自己有希望的新型企业上,中国政府必须有敏锐的目光。最近世界最出色的长期投资家巴菲特,对王传福的比迪亚的大手笔投资,其实中国政府早就该做。如果中国可以产生出几十个这样有希望的未来大企业,中国经济在世界的影响力,就远非今日可比。着重实业,科技创新和发明,而不是发展那些花里胡哨的金融行业,是中国必须做的选择。

    看到了美国国会在救市法案上的博弈,和华尔街股市的大幅震荡,不由想到了唐代诗人李商隐的那句“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千古绝句。估计所有的观察家们,都预测到了大美利坚帝国的日落,只不过没有想到“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竟然落得这么快,而那静悄悄的微山湖畔,有几个过去的农民的儿子,在太空里漫步了。


登录后回复
 

与 远景空间 的连接断开,我们正在尝试重连,请耐心等待